对更纯粹自我实现的追求也会慢慢成为主流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12:22    浏览次数:
 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、清华大学天体物理专业毕业生、雨果奖得主、宏观经济学者、童行学院创始人,如果将郝景芳身上的标签按时间顺序来排列★▼■■▪,每一个都称得上熠熠生辉。然而,对很多人来说,认识郝景芳是从《北京折叠》开始★…-,这部中篇科幻小说让她在2016年8月站上了第74届雨果奖领奖台◇○▽•◆,上一个站在这里领奖的中国人是刘慈欣。  在获得科幻迷们心中的至高荣誉之后,郝景芳并未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创作科幻小说中,对她来说,成名后的一项非常大的收获在于将理想照进现实。2016年获雨果奖后,郝景芳创立了童行学院,其中部分启动资金来自于她成名后第一支广告的收入。  近日-▼-•◇△,在“2019 Demo China创新中国春季峰会暨企业创新峰会”上▲□,声音轻柔的郝景芳接受了《每日经济新闻》专访,她告诉记者◁▽□,早在2015年她就在思考做一个教育类公益项目△○-○▪。对于知识经济下的教育新需求等问题,郝景芳也表达了她的见解。  郝景芳曾公开表态,发起童行计划的初衷是做公益•○▼。谈及为何选择教育行业创业,郝景芳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▼▷□,“我们逐渐步入到知识经济了,我希望优质教育资源能做到最大共享。”   优质教育通过技术达到最大共享,这个目标听起来有几分理想主义的意味◁◇,而且郝景芳并不打算把童行学院做成一个募捐资金的慈善类项目,她表示童行学院是一个“商业+公益☆■△□★”的社会企业,强调项目自身可持续性●▷,“肯定要做一个商业上可持续、可回报的企业模型。如果企业赚不到钱,企业死了•◆☆▷▽,还怎么做公益呢▪△•■•□?”   童行学院官网介绍-•△●▽△,其课程分为线上和线下,线下课程在福建、河北○□☆、贵州、四川有四个营地,这些营地在学生寒暑假时成为冬夏令营承办地。开学后,这里成为当地的一个公益教育支点,以免费开放公益图书室和免费开展通识教育课程的方式做公益。  采访中郝景芳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目前童行学院线下业务商业部分的收入能基本覆盖公益部分支出△▲,线上和线下课程的收入比例大概在10:1左右。  郝景芳透露创业阶段的童行学院是负利润状态,但她认为童行学院互联网产品的商业性最终得到成功验证后▲☆■□□,企业做公益的部分就能得到全面覆盖,◁▼■◇=…“我们是属于商业做2,公益就做1◆▽,商业做4◇…,公益就做2▷•,这两个是完全利益一致☆○…▲▲◁,当然▽○▼●◆△,肯定希望商业做大-★,商业做到1000万,那公益就水涨船高嘛▽●■★★■。”   从社会企业的可持续性出发,郝景芳表示童行学院下一步将推出更广泛的商业性计划,目前团队的技术人员和教研人员都在做研发●☆★-▪,“我们想做一款手机APP•▷△●,互联网产品要有网站○=■★○,孩子通过APP或者网站学习更多的线上课程。☆☆□•-■”   在一篇对2019年的展望中,郝景芳曾写道,“一旦中国经济向更高阶段发展◇◁▲▷◆○,人的精神需求也会向更高阶段演化○△•◆●▼,对更纯粹自我实现的追求也会慢慢成为主流,而这就会进入知识和创意经济时代。”   她认为,不管从需求端或产业端出发,未来新经济的发展方向都在知识和创意经济,从这个视角出发,“成就个体的教育是下个时代所需。”   “未来时代是什么样的时代▲☆▲▼☆?从大方向上=○=△▲◆,是向知识创意经济过渡的时代▷☆▷★■-。”郝景芳分析中国未来的产业格局时认为,未来制造业就业会减少,服务业就业会增加,整体向高收入行业转移▷◁★,因此▲▷,◁▽★…-“下一阶段主要任务不是选择龙头产业▷▪=☆◇,而是在每个产业争取进入龙头环节,只有生产的上游知识生产环节,才是当前国际格局中,高收入的保证。”   从知识发展层面来讲▲•▪◇◇,郝景芳认为最重要的是未来的中国要有更多的创新能力,☆△•◁▼“我们很多的地方如知识、科技还是得要自己强起来,就是创新能力得强起来才行。◇●▷△”在郝景芳的教育观中,通识教育和创造力教育是知识创意经济成型的种子,这是童行书院强调通识教育和创造力教育的核心理由。  但是通识教育和创造力的教育并无固定统一的标准,童行学院的教育成果似乎面临难以量化评价的境况。  面对记者的疑问☆▷■▪▷,郝景芳坦诚表示“现在最难的就是这一步”••□☆。目前,童行学院会区分适合孩子的教育层次,她解释道:“我们还是有一个大致的进阶体系,比如几岁大的孩子,我们会培育他观察、对比,或者是简单的分析原因(能力),我们会希望他达到简单思维能力的标准。年龄再大一点,我们希望他做一些有逻辑的推理,能够进行有观点的分析,知道什么样的证据支持什么样的观点。” 

回顶部

×